• <option id="wpugu"></option>
    衡陽新聞網
    滾動新聞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理論頻道 > 網友觀點 > 正文:

    思想者|吳曉明:中國式現代化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

    2023-08-07 16:14:04   來源:上觀新聞   
    分享到:
     

    從實踐上來講,中國式現代化的展開過程同時也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的展開過程。

    【編者按】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式現代化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有什么樣的聯系?這種聯系在整個歷史性的進程中具有怎樣的意義?復旦大學吳曉明教授在東方講壇“中國式現代化理論學習系列講讀會”上就此發表了演講。

    黨的二十大報告中有一個非常重要也是大家特別關注的提法,就是中國式現代化。中國式現代化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有什么樣的聯系?這種聯系在整個歷史性的進程中具有怎樣的意義?今天的演講,我就圍繞上述問題和大家作一些交流。

    現代化任務是普遍的,但其現實的展開卻是具體的

    先來談一下中國式現代化?!豆伯a黨宣言》講,由于資產階級開辟出世界市場,就使整個世界聯為一體。原先的歷史是地域性的歷史和民族性的歷史,但是現代性的權力開辟出了世界歷史。換句話說,原先地域性的歷史和民族性的歷史,都成為世界歷史的一部分。自從現代性開辟出世界歷史,現代化就成為各個民族普遍的歷史性命運。任何一個民族只要不想被滅亡,就不能不被卷入到現代化的進程當中。所以,我們首先要認識到現代化對任何一個民族,包括中華民族來說,都是一種不可避免的普遍性。

    但是如何來理解這種普遍性?我這里特別強調的是自黑格爾和馬克思以來對普遍性的理解,那就是必須根據特定的社會條件和歷史環境來具體化。如果我們去把握這種普遍性的時候,僅僅停留在抽象的普遍性上,并且把抽象的普遍性強加給任何對象,那就是一種時代錯誤了。黑格爾說過,沒有抽象的真理,真理是具體的,真正的普遍性絕不是抽象的普遍性,而是能夠深入到具體中,并且把握具體的普遍性。這是很高的思想理論要求。

    在這里,我可以舉兩個例子。

    1843年,馬克思曾經談到過關于德國走什么樣的道路的問題。當時世界上先進的國家是英國和法國,特別是在社會革命方面,毫無疑問最先進的是法國。關于德國走什么樣的道路,馬克思的回答非常簡潔明了:德國道路的可能性在于走法國道路的不可能性。這太讓人驚訝了,因為我們原以為后發國家只能重復走發達國家的道路。當時很多德國人都主張應該走法國的道路,或者是英國的道路。但馬克思認為,德國不可能走法國的道路,因為德國有非常獨特的社會條件和歷史環境。在他看來,德國必須進入到現代化的進程當中,但是德國道路只有根據它特定的社會條件和歷史環境來具體化,才具有真正的現實性。

    在馬克思晚年的時候,有一大批俄國的先進分子也向馬克思請教俄國走什么道路。馬克思在致《祖國紀事》編輯部以及致查蘇利奇的信中給出明確論斷,他指出,如果把起源于西歐資本主義發展的道路轉變為“一般發展道路”的公式,并把這種“超歷史的”公式先驗地強加給任何一個民族,就只會得出完全無頭腦的荒謬結論;而俄國農村公社是獨一無二的,根本不可能采用英國的租佃方式來使它擺脫困境。

    只有當我們通過特定的社會條件和歷史環境來把握具體的普遍性,才是真正的普遍性,而不是停留在抽象的普遍性上。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導言》中說,這種方法就是辯證法。辯證法是什么意思,用一句話來概括,就是從抽象到具體?;蛘哂梦覀兇蠹液苁煜さ囊痪湓拋碚f,就是具體情況具體分析,這是馬克思主義的活的靈魂。

    現代化的任務盡管看起來是普遍的,但是現代化任務的展開和實現卻必然要根據特定的社會條件和歷史環境來具體化。對于中國來講,根據中國特定的社會條件和歷史環境而來的具體化,就是“中國化”。“中國式現代化”的提出,不僅概括了我們在理論上和實踐上的一系列發展進程,而且高度體現了馬克思主義哲學在這一方面能夠展開的廣闊的創造空間。沒有中國式現代化,中國的現代化事業就不可能具有真正的現實性,中國的現代化進程就會面臨許多障礙和挫折。

    與中國的現代化進程建立本質聯系的是中國化時代化的馬克思主義

    從實踐上來講,中國式現代化的展開過程同時也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的展開過程。以中國共產黨的成立為標志,中國的現代化進程與馬克思主義建立起本質的聯系。也許有人會問,在先發的那些資本主義國家,他們進行現代化的時候,與馬克思主義并沒有什么關系。很多國家都需要現代化,但是和馬克思主義好像也沒有什么關系。為什么中國的現代化進程要與馬克思主義建立起聯系,而且是本質的聯系?

    簡單來說,任何一個大規模的現代化進程,都需要一個特定的社會革命來為它奠基,但是這場社會革命采取何種形式,取決于特定的社會條件和歷史環境。中國的社會革命歷史地采取了新民主主義—社會主義的定向,正是這一點首先使中國的現代化進程與馬克思主義建立起本質的聯系。需要指出的是,與中國的現代化進程建立本質聯系的是中國化時代化的馬克思主義。當然引進馬克思主義的理論,這是非常重要的貢獻,但是與中國的現代化進程建立起本質聯系的不是抽象的馬克思主義,不是停留在書本上的馬克思主義,而是中國化時代化的馬克思主義。大家都知道,在中國革命的早期,有一部分馬克思主義者被叫成教條式的馬克思主義者,他們大多從俄國留學回來,對馬恩的經典倒背如流,對俄國的經驗佩服到五體投地。我們不要以為這些人是不學無術的,他們很有學問,知識很淵博,我曾經開玩笑說,中國的海歸留學生,第一位是玄奘,第二位就是“28個布爾什維克”。

    應該承認,這批教條式的馬克思主義者,對于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是作出過貢獻的。但是如果把馬克思主義的學說、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僅僅停留在那種抽象的方面,與中國的歷史進程、中國的現代化進程,只有偶然的聯系,沒有建立起本質的聯系,那是要付出代價的,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所以中國的現代化進程,無論是社會革命還是建設,具有本質聯系的不是抽象的馬克思主義,而是與特定的社會環境和歷史條件相聯系的馬克思主義,是中國化時代化的馬克思主義。

    很遺憾,在今天的哲學社會科學領域,依然存在這樣的教條主義,只不過今天的教條大多數來自西方。黑格爾說世界歷史中有一種個人叫“世界歷史個人”,這種個人幾乎就站在歷史發展的頂峰。在黑格爾眼中,拿破侖就是世界歷史個人,他甚至把拿破侖稱為“騎在馬背上的世界精神”。但是即便如此,黑格爾也曾批評拿破侖,因為拿破侖想要把法國的自由制度強加給西班牙,結果失敗了。我跟我的學生說,對于這件事可以想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法國和西班牙有多大的差別?這個差別很小,在我們中國人看來幾乎沒有差別,它們都屬于歐洲,都屬于廣義的基督教世界。我們再想一個問題,拿破侖是多么了不起的天才,但是就是這么了不起的天才,他都無法把法國的自由制度強加給西班牙人。所以,如果有人竟想把美國的自由制度強加給中國人,那么,這難道是可能的嗎?

    馬克思主義作為原則或者是原理,具有普遍性。但作為普遍的東西,同樣必須具體化。所以,與中國的歷史性實踐、與中國的現代化進程建立起本質聯系的,不是抽象的馬克思主義,而是中國化時代化的馬克思主義,或者換句話說,只要這個馬克思主義還停留在抽象的普遍性上,不根據特定的社會條件和歷史環境來具體化,那這種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具體的歷史進程就沒有本質的聯系。因此,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和時代化,必須根據不同的歷史情景、根據特定的社會條件來具體化,從而完成它的歷史任務。

    中國式現代化具有世界歷史意義,創造人類文明新形態

    前面我說過,中國式現代化的展開過程同時也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的展開過程,也就是說,中國式現代化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是同一個進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既是中國式現代化的展開,也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的展開。而這個歷史進程正在開啟人類文明的新形態。

    現代化要根據特定的社會條件和歷史環境來具體化,換句話說,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地域都面臨普遍的現代化的任務,但是不同民族和不同地域的現代化展開方式非常不同。對于今天的中國來講,我們要把握中國式現代化,不僅要認識到它和特定的社會條件和歷史環境有關,而且要了解它正在開啟人類文明的新形態。這對于今天理解中國式現代化是特別重要的。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這是新的歷史方位。在這個新的歷史方位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或者我們也可以說中國式現代化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達到了一個特定的轉折點,在這個轉折點上中國式現代化展現出了它的三重意義:對于中華民族的歷史性意義,對于世界社會主義的歷史性意義,對于人類整體發展的歷史性意義。在更高層面上,可以把這三重意義概括為世界歷史意義。什么是世界歷史意義?就是一個特定的世界歷史民族在特定的歷史轉折點上承擔起特定的歷史任務,由于這樣的歷史任務具有更高的普遍性,所以它具有世界歷史意義。這種世界歷史意義之所以產生出來,是因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在完成現代化任務的同時正在開啟人類文明的新形態,這不僅對于中華民族具有重大的意義,而且對于世界社會主義和人類整體的發展和進步具有深刻的意義。

    黨的二十大報告中講到了中國式現代化創造了人類文明新形態,這不是隨便說說的,更不是一個修飾性的說法,它所闡述的是實際正在發生的事情。中國式現代化在其展開過程中,在新的歷史方位上正在表現出它的世界歷史意義,即創造人類文明新形態。如果中國式現代化僅僅是世界上各種現代化中的一種,最終不過成為像德國、法國這樣子的現代國家,它就不會具有世界歷史意義,而只是作為一個特例、作為某一個表征,從屬于資本主義的文明,不可能具有更高的世界歷史意義。

    什么叫人類文明新形態?第一,它必須完成現代化任務,必須占有現代文明的成果。按照馬克思的理論,如果不是這樣子的話,那就只會有貧窮的普遍化,所以任何一種新的文明,必須占有前一階段的文明成果。馬克思在討論俄國道路的時候曾說,俄國根據特定的社會條件和歷史環境,有可能走這一條道路,也有可能走那一條道路,但是無論走哪一條道路,都必須充分占有現代文明成果。第二,人類文明新形態不僅占有現代文明的成果,而且要在占有現代文明成果的過程中,揚棄現代性本身。如果它不能超越或者是揚棄現代性,那就不是新的文明,也不可能具有世界歷史意義。概括起來說,新的文明形態,一方面要充分占有現代文明的成果,另外一方面要揚棄和超越現代性本身。

    為什么說中國式現代化創造了人類文明新形態?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中國式現代化具有五個特征,這五個特征都體現了人類文明新形態的特質。因為時間的關系,在這里我僅舉一條。

    中國式現代化是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現代化,這意味著我們要通過完成現代化的任務使全體人民共同富裕。這個說法不僅要求占有現代文明的成果,而且要求超越現代性本身。資本作為最重要的現代性的根據,其自然和自發的趨勢一定是貧富分化,而不是共同富裕。因此,只有超越資本,或者說超越資本的絕對權力,才有可能使這種現代化成為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現代化。

    人類文明新形態是在中國式現代化展開過程中創造出來的。我們未來的目標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一方面是高度現代化、充分現代化的,另外一方面是以社會主義來定向,要求揚棄和超越現代性本身。所以,當下所進行的歷史性實踐,都要圍繞上述兩個方面來展開,國家建設是如此,新型大國關系是如此,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也是如此。

    傳統不是純粹的過去,而是依然活在當下的過去

    最后,我想強調一點,由于我們的現代化任務是在特定的社會條件、歷史環境和文化傳統中來執行的,所以在現代化的過程中,必然存在一個如何對待傳統的問題。

    原先,我們對傳統的理解都太過狹隘和片面,僅僅把它作為一個純粹消極的東西,是我們在現代化過程中必須將之拋棄或阻斷的東西。但事實上,中華民族自近代以來的全部歷史性實踐,從未間斷地把其文化傳統揭示為一種實際起作用的、重大的現實力量。傳統不是純粹的過去,而是依然活在當下的過去。優秀傳統文化是在我們的歷史性行程中被開啟、被復活并且被重建的。在這個意義上,中國式現代化展現出它所承擔的新的文化使命。這一使命不是返回純粹的過往,而是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而中國式現代化的歷史性實踐則為中國文化傳統的接續提供了現實的前提。這一實踐所要求的發展,不僅打開了傳統本身所固有的鎖閉形態,而且為這一傳統的取舍和光大創造了條件并制定了基本方向。正如習近平書記所指出的,“結合”的結果是互相成就,造就了一個有機統一的新的文化生命體,讓馬克思主義成為中國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成為現代的。

    【思想者小傳】

    吳曉明,復旦大學文科資深教授、哲學學院教授、博導,上海市哲學學會會長。研究領域為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科學哲學和比較哲學。著有《思入時代的深處》《形而上學的沒落》《馬克思早期思想的邏輯發展》《科學與社會》《歷史唯物主義的主體概念》等。(查建國 攝)

    国产婷婷五月综合亚洲_成年午夜在线无码福利_国产呦萝小初合集_久久免费经典黄色视频_国产又大又粗又黄又免费_亚洲最大无码aⅴ在线观看